(楚狂)



  雁過長空,影沉寒水。雁雖無遺蹤之意;水亦缺沉影之心。可是雁過影沉卻都是不爭的事實,但我們乍見雁過影沉會生出什麼震撼嗎?因為我們不執著於飛雁掠影的形體,所以縱是曾經存在的事實,也因我們的不執著而在心中成為不存在的相。
  日升月落,生無生戀、無死畏、無佛求、無魔佈,是謂逍遙,概皆由自心求得。逍遙不但沒有形貌,沒有名字,沒有處所,愈執著逍遙越紛然雜亂理緒不清,無在無不在,非離非不離,無佛即是佛。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