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史.卷二百五十九》有感 ─隨筆


  你一生奮鬥的指引,存在的意義,等待,從所有的展顏裡得到,明天最大的慰藉,你取出任何你所能想到以及擁有的心意,為了的那些,已非付出後所渴望的報酬了。
  你所企求的眼神和呼頌,成為最大的厭惡,你賴以得到存在訊息的意義、最大的慰藉成為憎恨,你得不到絲毫了解或認同,沒有任何心繫的目標同情,至死,至凌遲開始的那刻,一千刀血柱的掌聲中,你是否也要懷疑自己的存在?曾經問天為什麼祂完全不憐憫一雪眼淚、為什麼最終竟被自己的存在毀滅?一生的存在就在飛濺的血肉中被證明的最真實的笑話,為什麼呢?
  你為什麼願意以不亢的肢解,換取心繫的幸福?於是你的血肉、你一生堅持的熱血和掙扎,最後也被奮鬥一輩子的安祥和笑容以極度憎恨的口齒下酒,因此你能恨他們嗎?在犧牲的最後一口意志裡,你甚至還要保持落花的微笑和渾身正氣,奉獻給下肚的憎恨的愛人們,轉化成不滅的火焰,流傳萬世。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