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直會有事發生,或短或長、或急或慢性,總是打亂來,使一天無法平靜地過完。我靠悲整個世界,懷恨沒有對象的對象,莫可奈何,既傷且喜,只因為我依然,不小心的持續苟活著,又衰又賤。
 

1014.jpg
 
<我們總顧左右而言他> 文/楚狂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08.jpg

 那時候做什麼總感覺不是,終於有勇氣離開了學校,好像正要擠上一台擁擠的車廂那樣,一點一點把裡面的人往兩邊推開,一點一點讓自己在關門前得以更裡面一點,更擠入這個社會、更融入那些人一點。
 
 某次迎著夜風和雨後清晰的草味,騎車從台9一路上山,過新店、過青潭、過屈尺的亂衝,我不知道我從哪裡來,也不知道將去向何處,打臉上的風切已近乎成為提醒時間、距離正在存在的唯一外力,那些風打我巴掌,在我生命裡有太多的人打我巴掌,他們都想告訴我什麼,還是什麼話也不說。
 一個彎道處我看見一座公車亭在明滅路燈下彷彿搖搖晃晃,那台在這段路上唯一會停站的公車,末班已經開走,這個夜晚只屬於它-公車亭-自己的。我停車,有些小雨,坐在亭裡,寫了幾個句子:「時間如此豐腴/我們快樂地荒廢。」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