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3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看見一列 靠站的火車 換軌 駛入自己的靜脈

 

 今天坐火車上班。
 
 這幾天的台北一天濕冷、一天溫暖,一周便可歷經春秋,有時候下雨,有時候晴空萬里,沒有甚麼原則。今天我坐火車上班,下午的電聯車內人數稀稀落落,每個人低頭看手機或打睏,突然窗外頓時一亮,刺眼,往北的火車過了南港後就駛出地下隧道,駛入軟綿的陽光和熱度。
 我一直很喜歡坐火車,喜歡那規律著的轟隆聲,喜歡看窗外那些我沒到過的田埂、芒草、紅磚牆及碎石子小路,喜歡站與站間,那奪目卻不知去處的景緻。以前高中會與一位朋友相約周末,隨便跳上一台火車,坐到那台的終點站,之後再坐返回來,沒有任何目的,只是單純的經過所有景象。

文章標籤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規劃旅遊>
 
憑空做一件事
讓未來可以被期待
每天用30分鐘
讓未來慢慢被我感覺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苟活者的曖昧與尖銳>
 文◎林禹瑄
 
  我在咖啡館遇見楚狂的時候他正在當海陸兵,外表看起來規規矩矩,每星期準時收假放假,幾個月裡頭髮總是比平頭再多一點的長度。我總覺得那樣長度的頭髮是一種詐術,遠看平平整整,摸起來卻非常扎人。我不曾理過那樣的頭髮,也沒當過兵,只能一廂情願地想像那些時運不濟的大頭兵男孩們,在莫名且無意義的體力勞動與嚴格教條壓迫下,也許有時會摸摸頭髮,感覺自己還藏有一點尖銳的樣子,然後假作甘心地再往下撐一段路。
 
  我的確只能想像,因為那些總是與幸運擦肩而過、總是匍匐生活,楚狂筆下「又衰又賤」的男孩們,似乎從來就少有人在意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他們大多有極普通的名字,曲折的心思都在平凡外表下藏得很好,深潭一樣憂鬱的眼睛只在聚光燈外發亮,看似對人生百無聊賴,又還沒完全死心,像《站台》裡的崔明亮、《美麗時光》的小偉、《青梅竹馬》的阿隆,「魯蛇」一詞還未普及的時候,在無人知曉的地方苦苦掙扎;魯蛇躍成為主流,滿街人都樂於自稱大魯小魯的年代,又成為蒼白標籤解釋不了的邊緣人,在簡單劃一的世界裡緊守自己繁複的心思。

文章標籤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辛苦,我是好人> 文/楚狂
 
一例一休
落實加班費
我很辛苦
我是好人

文章標籤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appiness> author◎Google


pig,
Full of happiness!
 
There are the old days, the Big Bad Wolf,

文章標籤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7359245_1421824641171360_1268089505481336301_o.jpg

 本文網路全文可見<聯合新聞網>

 

 「《靠!悲》乃是自畫像之書,擬自傳代自傳,但又比自傳多了那麼一些微妙分裂的旁通觸類、物傷其類,時而走板荒腔戲謔難忍,時而苦楚不斷傷逝絕對。」
 很感謝每一次的評論,都是幫助我每一次認識自己。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7310346_1415844258436065_6225767037916048304_o.jpg

換一條沒有走過的路

光在近處

遠方

沉默寡言


文章標籤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