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在愛中焚燬,我是不滅的餘燼>

    -談蘇家立詩集《其實你不知道》  文/楚狂

getImage.jpg

  蘇家立詩集《其實你不知道》是一本惆悵之書,「一拆開信/指頭能輕輕劃過/一條結凍的河/深處泡著我挖出來的心」(<冷暖>P.17),整本詩集都是他精雕細琢的心。


  聽聞詩人喜歡寫字,尤其書信,我也是,當我們青澀時候,曾往返過許多信札,一封封收疊在最溫暖的抽屜,期待甜蜜萌芽。然而,更多時候當我們懵懂的那段光陰,卻存有更多、更多未能寄出的信札,在抽屜發霉,在記憶生根。而那些欣賞、欣喜、欣然和辛苦,都被蘇家立細心褶疊,收入詩作之中,而且更為悲傷,畢竟這些都是《其實你不知道》的種種啊!一如他叮嚀女孩般的詩作:「為了咀嚼更多風景/妳不用說太多/我只是還沒散去的霧/提醒妳後頭有懸崖/不要再回來」(<回頭>P.21),然而這個「我」暗自卻又多希望女孩能夠回頭,回頭就可以看見詩人「只剩深黑的懸崖/除了殉夜/我沒有其他愛的方式」(<把長矛舉起>P.124)那樣煙花炫麗。

文章標籤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