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 文/楚狂

 
  pchome的搜尋欄總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不知從何而來的「熱門搜尋關鍵字」,今天看到「臨別」。
  就突然在這個字停了好久,很想看穿他,但還是被騙了甚至寫了以下。
 「臨」。
 
  看得久,就覺得這不再只是一個字,它是一個時間了,但卻是從未移動過的時間。諸如臨別臨床臨行臨到臨門臨危臨終...巴拉巴拉點點點挪用了「臨」這個字眼那些相異意涵的詞彙,但意思都多麼的若即若離,表現那些「將要」、「將會」、「將近」的時間落差,強調了發生前的那一瞬間。
 
  「臨」比「將」更令人癡情,除了「將」在時間概念中不幸具備了未來既視感,彷彿我使用了「將」,便也朝著那個方向前進,時間在這個字裡面流動,而所有的流動都使得細節模糊。就更遑論「將」的濫情了,它可以是「將」、也可以完全與時間感無關,變成「將」(仄音)。
 
  事件與事件、物件與物件之間,我們似乎都能夠輕易地跨過,從一顆石頭到另顆石頭,完成整套過河的「這件事」,我們都如此輕易讓歷史過去。細節被抹糊,甚至不再提及、不會被記憶。我覺得「臨」就是這些事事物物間的縫隙,它從未貼近任何絲毫的「其它」,不趨利附勢,不隨波逐流,「臨」就是「臨」,它表徵了唯一一個獨立且孤獨的個體,一種美感。
 
  「臨」字體膚遍布了孔洞,小篆這樣寫著:(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2--mu(zu)--/032lin/[4]zhuan(2).gif)表意「一個人俯首低視許多細小的東西」(《說文解字》)。時間正因我們的凝視和端詳而得以緩慢下來,不斷從身邊走失的人們也是。想到一句詩:「現在,你還會費心端詳一朵在我夢裡盛開的花嗎」?
 
  一種凍結時間使其得以綿延不絕的瞬間,你念著這個音節,突然覺得好像正朝向絕望毀滅、世界末日的可能性,還沒那麼糟糕。
 
  「臨終」也是還沒死。快了快了!但是,還沒。

103.05.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