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 文/楚狂



  「許多傷口你看著它覺得好痛好痛,你不看就又還好,甚至忘記有那麼一個正在疼痛的地方。
  許多傷口明明好了或快好了,你想到它好痛好痛,應該要好痛好痛怎麼能夠不痛了呢?來痛一下吧,你舉起刀再戳一遍。」
 
向朋友講這句話同時我想到小說《我們的時間充滿靠悲》中的一段:
  「按壓我自己的胸膛,尋找之前被重擊的地方,那塊有別於常的猛烈痛感、那可能凹陷下去再也失去彈性的成年骨骼、那顯著緊隨呼吸節奏的大鼓陣痛。但其實又好像可以習慣,很多時候我忘記我正在痛,上身前傾頂住電腦桌時才想到。而且真的是因為撞擊嗎?我長期胸悶、背脊有些微骨刺、抽菸十幾年了,那真的是撞來的痛嗎?」
 
摩擦無以名狀,
可以這樣說吧。
不斷揭露傷口像性高潮一樣反覆,其實你樂此不疲,甚至耽溺其中的快感,傷害自己順便傷害別人。
 
  昨天剛好看到電影<超速性追緝>(Crash,1996)的影評中有幾段描述:「毀壞某個人或某件事物,居然成了確認其存在的一種方式。」「對各個人物來說,它們的身體都是陌生之物,唯有透過傷痕與傷口才能讓身體再次成為自己的身體。」

  因為不了解所有現象的因果關係及其本質,你不斷在漩渦之中載浮載沉,多數人往往以為只要宣稱一些口號朗朗、使勁揮舞拳頭,就能將一切惡夢換代為美好。
  這只是使自己陷入無盡的宿命,永無終止的輪迴地獄,實際上你仍然在地獄裡面未曾解脫,甚至如同一具枯槁的腐屍,一心一意想將贖罪完成,從地獄解脫的破損靈魂拉回自己身邊,一同陷入腐朽之海共同沉淪。
  就如同所有的政治口號,你以為的放開、慈悲、奉獻、犧牲,實際上只是不斷的提醒那些好不容易得到救贖的可憐靈魂們:「喂!你不准離開這曾經賴以生存的領域!」
  使勁的傷害他們,你想要從那些或多或少會關懷你的人們中得到慰藉就像性高潮的須臾激爽,諸不知就像滿懷點數兌換贈品的小孩子一樣,你只是盡情消費這個社會,不,你只是盡情消費你人生中僅存的溫暖。



103.05.2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