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觀> 文/楚狂

「本來想寫點什麼焦點好讓你懷疑
就像武俠小說一貫的情節
劍尖勉強連結他們
每個對峙的蒙太奇都是臉

你突然問我:
「他是好人嗎?」」-<我要念你如每場日出>,2006.12.22




  以前在球隊的時候,平常練習總會找喜歡的隊友練球,而非適合的隊友。
 
  練球的對象往往有三種可能:程度比我差、程度相當、程度比我高的隊友。
 
  與程度比我差的隊友,我就必須調整節奏,並要求自己的穩定性,需要餵球給他,幫他糾正技巧、反覆練習。時間久了我會以為自己高人一等,對這位隊友漸漸輕忽和疏遠,我以為我正在指導他,並且逐漸滿載這樣的感受。
  越發要求自己的穩定之虞,其實,通常都會越來越不耐煩,殊不知像是RPG電腦遊戲的人物一樣,起初越級打怪可以一次升很多級,然而等級達到一定程度了,經驗值條的累積程度就越來越看不見。
  簡單來說,我開始會懷疑隊友是否還在進步,我會怨懟對方竟敢藐視我的指導,我花時間、花精力在這裡浪費我時間,你卻,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錯?除了疏遠,我也開始傲慢與埋怨,甚至會表露出來,怪我的隊友為什麼不用心?為什麼不改進?其實他經驗值正在升高,但是我和他卻同時慢慢的,看不到了。
 
  程度相當的隊友很少,尤其如果有比賽需要就會分高低,通常面對的不是程度比較差、就是比較高。
 
  與程度相當的隊友,打起來就會比較爽快了,我們可以恣意妄為的對打,你來我往,互相渴望著殺死對方,在每一球每一球的來往間,在對方殺球之力上更加重力道,變成了一種生死交關的仇恨之戰,但我們不自知。
  一開始,我們會相互餵球,讓對方來殺自己,其中一方單方面的格擋回球,讓對方再殺,以此訓練攻與守的熟捻度。然而這種情況多半無法支持太久,當攻擊手殺戮了過多,他會精疲力竭,動作遲緩下來,在比賽中此時就會攻守交替,換那個能撐比較久的人反守為攻了。
  但在練習中,守者通常都沒辦法守太久,你的手會越來越癢,尤其當你看見隊友一球球精闢入理、庖丁解牛般的殺著,一股不服輸的心態會不自覺的油然而生,「我們程度相當吶!」該是平起平坐的兩人,如今你卻被壓著打?你開始有所抱怨而不自知,你開始挑釁,每一次餵球的球路都越來越刁鑽,你已經把他視為敵人,從起初的過招、到如今的對決,你不想要他那麼容易就可以殺死你。接著你會想要反擊,所以換你反攻。
 
  與程度比較高的隊友,此時,換我成為那個需要好球的弱者。剛開始我滿懷欣喜,享受這種近似於被侍奉的感覺,試想想,你到外面請一位教練餵球給你、幫你練球,一小時可能近千元。況且正因為對方程度高,餵來的球都服服貼貼的滿足我一切需求,他知道我反手比較不穩,他循序漸進,並且極具耐性,體貼、體諒我因為接不到球而時常會中斷建立起來的節奏。而且他願意離開桌面,彎身去撿球。
  但是這樣舒服的互動通常也持續不久,我會漸漸發現對方的不耐,甚至神色上逐漸不苟言笑。他是否已經無法容忍我一再糟蹋他的好球了呢?我開始兢兢業業,逐漸跟隨對方的心思,針對、放大自己的缺失,好希望能趕快跨過這些突如其來、一層又一層如浪襲的障礙吶!我不能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不能失去他,而這一切肇因為我不斷的失誤。
  不久後我會納悶,那個程度比較高的隊友竟然開始口出惡言,對我的每次失誤漸漸無法諒解,由大到小,每個環節都越來越看不慣,我的努力逐次被踐踏、被否決;而他也覺得浪費時間:你竟然可以完全不在乎!
 
 
  如果觀念也有程度的話,如果年齡就能代表經驗讓我們有權力得以睥睨一切缺點並視之如仇寇的話,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吧。
  

2014.08.11



<我要念你如每場日出> 文/楚狂


(第一次)
本來想寫點什麼焦點好讓你懷疑
就像武俠小說一貫的情節
劍尖勉強連結他們
每個對峙的蒙太奇都是臉

你突然問我:
「他是好人嗎?」

(第二次)
終於開始落紅了
每個月初都等著結帳
  月底床單漸漸有魚腥味
又開始落虹了

但月中我就失去你了
落英紅騙了房宅的秋天
月中不到,你突然吻我說:
「他敗了,然後就死了。」

(第三次)
這天突然想為你做點什麼
我把小說撕入碎紙堆
但是留了張書皮

自從他死了以後
想看看你的唇
然後換我吻你

(第四次)
依稀記得你笑著離開
取走我猶在閃爍的心臟
好恨那件不曾穿過的風衣
和那本關於誰是壞人的集郵冊

藥罐是書籤
悶死在小說夾縫裡
連續三個晚上你背對著我
為了畫一張符咒封印

(第五次)
因為那次我們不再一起吃魚
你吻我前開始喜歡先塗口紅
不該睡的 唉 那晚

你把封印畫在僅存的封面
你把冷掉的血(想是熬夜擠的)
放在鍵盤上插了吸管…可是呀
我喜歡喝熱的你不知道嗎
看到了你的字條:「他為什麼不拔劍?」

(第六次)
她看著他。豁地!劍尖抖落成腕腕劍花,朝他邁去,他讓劍嘯在劍鞘裡,
不動。她遲疑,停步,也不進擊。但是有血,亦或是楓紅?
飄落在湖面上盪漾,沒有人動,他和她心中都有了定數,
勝負…。

早上翹課我看了一部很爛的韓劇
不再看武俠小說了
從此,我關了電視螢幕
數著鏡面反射的人影

(第七次)
你該知道吧
其實我也想為他哭泣
但是更不想讓你看見醜陋的房間
不該問的,你知道嗎

或許你知道我不知道的解答
可是我知道他真的死了
「他真的該死。」我說

 2006/12/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