ㄞˋ(ai) / 楚狂



還懸在那裏
毛筆和白紙依舊等距
只有墨水規律性蒸散
鋒毛逐漸凝結

還是,他還是記不得了
那個字,那個字到底
該怎麼寫?
記不得了,但他堅持:
我會啊!昨天還寫過啊!

指尖白青 
大臂痠麻
懸浮的垂直筆桿
錯覺越向鐘擺偏移某些定律

而那個字呀
該是很容易不需要學的
教了幾年書從沒教過的
那個字呀!字裡面有顆

他十分肯定

但就是忘記忘記忘記,第一劃
他只要想起第一劃就好
從左至右直下或者點橫
豎撇捺鉤還是挑折?
他只要一點黑的提示

他記得讀音
書架有本字典蒙塵
筆桿是鐘擺
他還在想:
「是隘嗎?是礙?
是唉?還是哀?」

最後他擱下筆
擱下
已忘記的起手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