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接來電:私人號碼> 文/楚狂


深夜電話響,不知名來電
兩聲,叫醒我的指頭
之後,掛斷,是誰竟然知道
昨晚我反常把話筒擱放枕邊
假裝有聲音對我說
你知道嗎其實語言呀
都是扁的,就像永遠就像
我們也曾是針線於陌生之間
穿透不了的就拿來
縫紉自己

凌晨四點半而已
終於等到鈴響,但
未具名並且不讓我緩衝
好險沒接起來,不然
會不會又沒聲音
只聽見自己
另一邊是經由機器的我
彼此「唯唯唯」
沒有下句話語可供等待

距離五點剩一半而已
不要睡了乾脆翻身
推門關門進廁所照鏡子
只看見我,另一邊是
經由反射的自己
不再有鈴響得找件事做
擠弄痘痘讓它破
流出水銀灼傷剛拆線的水溝
有蝌蚪藏在松果下頭
想學果實一樣發芽

蝌蚪其實都會伸出腳
對明天的空氣鳴叫
鼓脹著腹腔比身軀還大
跳出水溝背著疙瘩
就是等下要煎的荷包蛋了
小心不讓蛋黃熟透
吱吱響時我以為有電話
結果卻來不及放鹽巴
只得沾醬油又一個周末


2013.06.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