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 文/楚狂
 
源於一篇新聞:
捷克人建「迷你國」 百萬網友搶當公民
 
 
  我弟小我三歲,那時候他應該才剛上小學吧。
 
  我們要建個國家,先是畫了一面國旗,因為耳濡目染澳大利亞、紐西蘭、斐濟等國家,國旗內都有1/4面的英國米字旗,以為原因是這些地方都曾是英國的屬地的歷史因素,莫不知除了歷史、還包含外交、政治等原因。不過那時候的我們,想當然耳所設計的國旗,就有1/4面的中華民國。
 
  澳大利亞、紐西蘭旁邊是許多星星(代表領土各島)、斐濟則是徽章,那我們這個將要建立的國家要怎麼辦呢?年紀雉幼,知識也很有限,很草草了事的在右面加上一條飛升的龍,活脫一隻順時鐘90度旋轉的清朝國旗(http://goo.gl/7qHcbB),放在1/4中華民國國旗右側,底色一片慘紅~
 
  至於國土就簡單明瞭可以丈量,關起門來,3坪大小的房間假裝一個衣服、玩具、故事書亂丟的烏托邦。(路不拾遺?XD)
 
  人民不是我,就是我弟,畢竟國家是需要總統的,於是從開國元年開始,我先當總統,協議一個月後再換我弟當總統,再一個月後,再換我來,由此循環下去,傳世萬年(?)。
 
  法律仿照那時候才剛接觸的「楚漢相爭」故事,僅只約法三章:
1.人民必須每個月納一次稅。
2.意圖叛亂、造反的人民,要被處刑。
3.(俺忘了)
 
  國歌、國徽、國花等表徵將繼出爐,第一任總統(俺)任期不到一個月,時間和空閒都還很長,我覺得實在太無聊了,於是跟我弟說,ㄟ,你叛變一下好了,去建立另外一國,這樣比較好玩。
 
  我弟懵懵懂懂,說要叛變可是也沒有新國旗可用,我也不願將那面自以為豪的國旗讓給他,更遑論國歌、國徽等傑作。
 
  於是隨便幫他繪製了一面國旗,猶記得也是中華民國國旗佔1/4面,右邊一個黃色的圓圈罷了,讓他很順利的「叛變」,獨立建國。
 
  阿弟元年,因為阿弟國觸犯了我國的法律,我必須「發兵」攻打阿弟國,取出樂高玩具,你追我打,砲聲隆隆地度過了好幾個月的「無限連任」,那時候也不知道什麼動員戡亂條款,要先凍結總統任期的規定,反正樂高積木也無法遊行示威,就直接無視了。
 
  打了一陣子,雙方兩國疲了倦了,我說,ㄟ,咱們不要打了,我們開始貿易好了吧!貿易比較好玩。於是3坪大小的房間被我劃了一條停戰線,劃出兩國為南北ㄏㄢ...不對,南北國,兩個人各拿一條長毛巾,將一些自己不要的玩具、吃剩的零食、損壞的書本等東西擺出來,就地標價,你一次來、我一次去的「回合制」買賣。
 
  和平得之不易,沒多久,我說,ㄟ,你不能都拿壞掉的東西來賣啦!你看我這個...。開始吹捧自己產品的優質與特色,勸導阿弟國拿出點像樣的東西,他引以為豪珍藏的那些小車、樂高出來上架,任我予取予求。
 
  貿易除了買賣,我還設計了一套「租借制度」,每個人可以將珍寶般的玩具、故事書上架,設定為「租」,另一國就可以付出對應的價格,有權力暫時擁有該物品的「把玩權」,不過僅限一天。
 
  那時候我和我弟都還很小,我們各自擁有一台兩個手臂大的模型車,對於那個年齡的小孩來說,那樣顏色鮮豔、等比例縮小的模型車,簡直就像動畫「虎克船長」、「海賊王」般那汲汲營營的最終寶藏!
 
  記得母親要我們自己商量,各選一台。因為我不喜歡雪弗蘭的外觀設計,而且法拉利上下開闔的門更增添它的珍奇,但我已忘了我是如何說服我弟放棄紅色法拉利,選擇黃色雪弗蘭的。(黃色更亮?車子更大?有四個門?我忘了。)
 
  而我弟他把模型車視若珍寶,每天都一定會拿出來玩,收玩具時也一定要先擦拭透亮才緩緩放在落地書櫃其中只屬於黃色雪弗蘭的那一格空位,睡前燈關時也總會一再檢閱是否還在原處,我甚至好幾度誤以為他的寶物在那邊隱隱發亮,而我的紅色法拉利只是一直擱放在書架上,視星等好像更加配角黯淡。
 
  某次,我一個手臂高的機器人被他租走,玩到晚上右腿被他拆斷了,但是我記得,我早就知道那個位置遲早會斷開,那個細小的關節處早就裂痕。但我還是要求我弟賠償。母親說,那你從阿弟國的玩具堆中挑一個吧。
 
  不由分說,我奪走了他的寶物,那台我並不喜歡的黃色雪弗蘭。完全忘記我弟的反應和臉色,(他早就料到?),沒有哭喊和耍賴。只記得兩台那個年紀無法想像般擁有的漂亮模型車,從此擱置書架高處,遍佈厚厚灰塵,從未再被拿下來玩過。
 
  之後,可能我們又想到其他更具可玩性的遊戲,那兩面國旗被插在包裝模型車的保麗龍上面,遠看似乎疊合在一起,透過窗外的陽光,我國國旗上那隻龍,像從阿弟國國旗那個圓圈內破殼而出的蚯蚓。
 
  反而那個斷了腿的機器人,在很長一段往後的玩具歲月中,牢牢佔據諸如獨腳大魔王、殘障救世主等主要角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漫遊者
  • 你根本是佔有狂和獨佔欲的終極品了
    阿弟好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