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準確爬起來上班,平常日我都會調三個鬧鐘,各間隔20分鐘,按了兩個後,時常半睡半醒中讓自己得以再賴床最後一次20分鐘。
 那賴床的20分鐘裡,意識還很混沌,經常會看到一些片段畫面,遇到一些模糊的人,講幾句沒有聲音的話,俗稱作夢,英文叫Dreaming。
 
以下中二病發
 
 
 我回到山上的大學校園,沿山坡走到後門的大典館(某大學將全校各大樓的冠名之一),這天學校還在放長假,某社團在大典館後門擺攤販賣字畫、二手書、課堂講義、筆記本等。我看到一位很喜歡、很尊敬的老師和她的學生們坐在攤位後面兜售,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挑寒暑假這種學校人口最少的時間,跑到山上冒著刀切般的風擺攤賣東西?
 不過我看到老師還蠻開心的,離開她的課堂很久了,畢業時她說「要保持聯絡喔」,「以後可以喝咖啡聊聊唷」,卻從未成行的遺憾終於成真。我快步上前,到攤位前面熱烈和她招手,老師回以熟悉的微笑,她叫我到攤位裡面去,賣自己的書,我頓時感到這位老師沒有因為我大學期間的自閉狀態,將我遺忘了,我滿懷感動和雀躍,就要熱淚盈眶,但奇怪在這個夢境我似乎無法說出話來,就連臉部表情都無法控制的僵直。
 原本擺攤的學弟妹到攤位前排隊,說要我簽名、寫一些話。說起來這幾天我簽名時候總會遇到一些為難,覺得每位出版的大咖作家詩人們總會提一兩句很屌的話,但我實在難以臨時發揮,不擅長寫應酬話,也無法突然生出什麼詩句,只好從我的書裡面翻,挑選適合的句子,希望代表我話語,前天與朋友聚會,一邊翻書找句子,一邊被挖苦說沒誠意,但我覺得這本全都是我寫的書,身為機車又愛計較的天蠍男,每個字每個詞我都敝帚自珍,讓我選出這句話送給你,不就代表最純粹的交流了嗎?我頗為無奈,也有些不懂。
 岔題了。
 反正夢中隊伍中第一位同學一邊將書遞來,一邊有點害羞地說:「學長你好厲害,我也很喜歡寫,希望以後也要出一本!」我一邊回以呵呵的應酬,一邊寫下幾個字。夢中的我果然厲害,不用翻書,直接寫了好幾句:
  夢想始終在那裡
  死亡般一動也不會動
  你越是追尋
  越多絕望
 
 之後,第三個20分鐘的鬧鐘開始響徹,我醒來,即將出門上班。
 早上已經忘記這個夢了,今天中午聚餐,等下一道菜端桌的空暇,想到最後兩句話,才回想起早上做了一個夢~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