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的命題(六) / 楚狂


  請照顧我的驕傲與創傷(我找不到
  比交出它們更真誠的,表達)
  我負你過河,走坎坷的山路  
            ─羅智成<情詩>《擲地無聲書》


以為很酸的鑿開檸檬以後
就有汁液和果肉
而今 卻什麼也不一樣了
感受一切感受
等待一切等待

妄想填合所有重傷的鳥喙
以為1+1就是永恆的飛翔
像在時鐘的打呼聲中
守候沒有把手的門被打開

明明在那以前
也是有按錯門鈴的郵差
送來你剛採收的蘋果

明明在那以前
也會像蟾蜍躲在石頭後面
大聲數著正在升空的星子

明明就該是
有汁有果的相遇啊
難道是太早學會揮舞剪刀了
恍若對沒有診斷書的病患
提供最恰當的迴避 以為只要
剪半所有細胞就會康復…

X+ㄋ=檸檬
2ㄞ=剪刀
1+1=翅膀
我究竟該先解答什麼

以為從此可以安靜地競賽打呼聲量
以為從此可以飽腹地在陽光裡覓食
以為從此可以不需要再跟腹鳴對話
以為從此可以知道些關於「存在」

為什麼 為什麼呢
說話的人比不說話的人命運悲慘
彼此最接近的胴體比鬼魅更虛幻
為什麼呢



       97/03/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