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二)  文/楚狂


  夢的細節無法記憶,也忘了開頭,只記得夢從一條昏黑只有幾盞忽明忽滅路燈的街道開始,這排過去有好幾落狹隘的平房,如同台北南陽街上那些擠在巷弄裡的小吃店家或服裝衣飾店,這些平房都有著同樣的棕色小木門以及唯一一扇對外窗。而這條街道上、這座村子裡的每戶人家都同時養著一隻貓。
  詭異的是,每天只要一到屬於辛德瑞拉的午夜十二點,他們就會把自己養的那隻貓拋出窗外,鐵製窗戶關上猛然巨響,「碰!」「碰!」「碰!」「碰!」「碰!」恰似回音卻從近到遠。而遺棄在昏黑街道裡的那些貓們(都是黑色的),並不會趴在窗下嗚鳴哽咽著哀求什麼,牠們毫無眷戀地扭著屁股走到下一個微開的小門,進入另一個住所,若無其事的繼續生活。然後在第二天晚上又將被無情丟棄、從容走開、下個寄居,的這樣一個詭異循環中。
  我就站在這個小村莊入口(仿佛某種好萊嗚山林村莊鬼片或者某種恐怖遊戲如《心靈殺手》場景開頭,被放大調遠的鏡頭從詭異動畫裡聚焦回來到我腦後,這時候我或許可以晃動滑鼠遊覽眼前街道房舍路燈的細節)但我只能看著這一切發生,無從選擇。
這時候場景卻瞬間退散如霧逢狂風,我坐在文大白磚地板、白色粉刷牆、白色桌椅但空無一人乾淨明亮寬敞的教室裡,正振筆寫著一首詩,手指和筆尖都不是我在控制,但是,啊-!內容是多麼七彩絢麗啊!當下我不斷告誡自己一定要銘記清楚,醒來後將是一個超越芸芸眾生的經典之作!
  醒來賴在床上輾轉,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開頭是什麼了,只記得最後兩個破碎的句子:

OOOOO與危險共生
又一次
在小說課途中醒來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