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頭人>  文/楚狂



你是世上最後一個存在
的牛頭人

曾經某一輩子
亮晃晃當你認識了光芒

當這輩子次序充滿著你
你滿懷心事

(一)
牛頭人原先也是
愛情苟合而生的
人啊

母親以乳汁
哺孕太早的遺棄
褐黑色乳頭甚至
乾涸

(二)
正常人不在乎牛頭人的悲傷
坐臥或側躺在芒草床
大便蹲乃至
被一粒骨頭噎住喉嚨
他們覺得
不過就是生活

何況牛頭
人根本沒有悲傷
為此他頭頂的硬角
總是長得很快

牛頭人穿四角褲
雙手插口袋吹口哨過街很屌
起初沿路吐口水
夾雜一點心或肝的氣味
但他們驚呼,驚呼如此不正常
的臉就必定
不正常的惡習

他們跟蹤牛尾巴
拋擲石頭擊打牛頭人
越加駝背的背脊
因此連毛皮都長快了
學會嚼檳榔、兩指刁菸的七寸
在迷霧裡露出發黑的牙
磨尖利齒,裂嘴
嘶嚎

(三)
他們一再標籤:「殺戮!」

某一天牛頭人殺了一個猶豫不跑的人
下額骨滿嘴鮮血
發現正常人不敢再欺負他了
離得更遠,在地平線之外
竊竊私語

父親終於也變仇人
遺傳一整套迷宮,比棋盤更冰冷
把牛頭人叛逆前關進去
射向外太空尚未發亮的恆星
某片同名為豐饒之海的中央之島
克里特島上迷宮是腳鐐、鐵索
在無數道迴廊持續著謊言
蜿蜒是渴望被了解的唯一線索
宇宙,杜絕一切聲響

「每年七個童男童女
 貢獻
 為祭品」

牛頭人以為
有些人跋山涉水進來再進來
一層層剝開具具孤寂的走廊
列隊到達了中央的
應該就是



那些同齡正常的人們
牛頭人分享經年的畫冊和風景明信片
他讓他們席地而坐,隨意
裂嘴,笑開懷
只有全然的驚怖

四散奔逃
牠不知道該如何繼續
牛頭人終於從真實的眼瞳
看完最後真實的自己

(四)
諒解尚未開始
他們都把頭髮剪得很短
用指甲感受咬痕和
親吻(細碎地同一姿勢)
同一群畫好方格的馬克杯種種
同一群地球人排演順序
正常地對舞

而牛頭人更厭惡毛線球
那些糾結
那些纏綿
以及那些滾動
預言曾告訴他:「在你這一生中
那是唯一
卻最虛偽的了解」

地球人仍然忘不了牛頭人
舉起指頭如匕首宣布:
荒島迷宮已佈滿塗鴉,
那是違建,要優先拆除。

然後
他們就都成為了英雄

(五)
當這輩子充滿了你
你滿懷心事
等到破裂的那瞬
終於可以沒有目的的飛
像顆被砍下氣球
像氣球的牛頭


    102.05.19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