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那些都這樣淡著> 文/楚狂


有些圖章不能風乾
太乾淨
嗓音就消失了
該怎麼想呢
一些重複的畫面
厭倦所該厭倦的
所有將要走到的街
領扣繫緊又鬆脫
昨天才剪斷的毛球
鬆脫又扣上,將自己拉著走
譬如溜冰姿態總要優雅
優雅就只能是旋轉了嗎
忘記自己還是石頭
河流中央唯一一顆沖不走的
脫皮的石頭
車燈在我身上反彈這個世界
被每個打招呼的人帶走
嘯音持續削薄
遠遠近近疊合看見的距離

102.11.20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