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張力> 文/楚狂


我得試著把一個人想像一個人
不再承擔為茶几上的水杯
空空滿滿這回誰來傾倒
像一枚草習慣點頭
像日晷永遠面光
表示期待與被期待
尾巴會哭會笑不重要

我得試著一個人
忽略其他杯子
請搬家持續進行
看房子的人只是看看房子
拉起窗簾覺得有點暖和
河邊讓他們潮濕
讓他們冷冽如果水杯還要
要比擬上次拿走的杯子更像新的自己

茶几不只一杯
不只是杯子那樣籠統的稱謂
例如對每個我都親愛的
親愛的每個都必須想辦法看見自己的嘴巴
譬如口袋也會滿的時候
就別再鼓起來
就別再別再說
別再只會說親愛的
然後倒水

河邊的煙火比山裡清晰
我想要指標你給一根指頭
其實指頭就滿足了
讓我忘記山上
暫時不討論稜線好嗎
我覺得稜線會害我們看不見對方


103.01.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