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靜止能夠悄悄 / 楚狂



我以為
這道浪終於來濤了

海岸的髮線一再蒼白
一路後退
一路後退
退進湖水的心
龜殼陳列逆時針運行
退入疾駛列車裡
關不緊的觀景窗
就像霧和雨
 素描和盆栽
 風景和公園

而你越來越近
窗櫺越說越窄:
「假使能多一粒沙
或許可讓我們的對話
用順時針不為人知的祕法
揉進更深的池塘」

我以為
這道浪終於要來濤了
殊不知
那只是燈塔最大的誤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