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的後面還有跨越>

新年又舊如面紙一再對摺
皺紋和厚度都在眼角含笑

他曾細細聞嗅
有人打哈欠
有人鼓掌拍手
有人跑步趕公車
掉張摸彩卷

彼時他還在子宫裡蛙式
尚無自動沖水或澆花
没有電車、燈泡需點亮
音響要置入唱片
一整列行道樹向未來看齊的
泡泡年代

下午卻提早昏黄
(跨越三十年只過了
半分鐘)他叼箊盯著
水流的高根鞋
逐漸忘記如何打水

每個人都牽手走過
有人低頭 有人逆向
有人兩人三腳
但都不會跌倒

然後夜晚
是幾句不敢下筆的
咳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