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寫這些,就可以放任我離開> 文/楚狂
 
 
我站在馬路邊
那是一條不息的路
車與車們緊密
大家都試圖更前進一點
他們從哪裡來
他們揚著灰和塵
他們要到哪裡
會真的停下來?

我站在川流的馬路邊
現在晚上
這是每個一模一樣的晚上
我想找一個人
不再需要説背德的話
只想告訴
或請那人告訴那些、
那些停下來的可能
 
明天還會再來
踏過被撕碎的日日晨安
看我站在川流的懸崖
在路邊繼續等上一台剛走的公車
我知道錯
知道是我不及招手
放任它離開
 
有人説
舉凡種種
不過是眼前比較高的坎
不過是不小心、
落在肩上比較厚的棉絮
它們都會離開,揚著灰和沙
給我海給我天
又闊又空
 
 
2016/1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