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jpg

 那時候做什麼總感覺不是,終於有勇氣離開了學校,好像正要擠上一台擁擠的車廂那樣,一點一點把裡面的人往兩邊推開,一點一點讓自己在關門前得以更裡面一點,更擠入這個社會、更融入那些人一點。
 
 某次迎著夜風和雨後清晰的草味,騎車從台9一路上山,過新店、過青潭、過屈尺的亂衝,我不知道我從哪裡來,也不知道將去向何處,打臉上的風切已近乎成為提醒時間、距離正在存在的唯一外力,那些風打我巴掌,在我生命裡有太多的人打我巴掌,他們都想告訴我什麼,還是什麼話也不說。
 一個彎道處我看見一座公車亭在明滅路燈下彷彿搖搖晃晃,那台在這段路上唯一會停站的公車,末班已經開走,這個夜晚只屬於它-公車亭-自己的。我停車,有些小雨,坐在亭裡,寫了幾個句子:「時間如此豐腴/我們快樂地荒廢。」
 
 最早寫成這首的(一),但感覺好像斷了?就先擱著,事隔數個月後那天在公車亭下、雨下、山上,把後面補齊。這首是我為數極少自己尚算滿意的成品,我從來羞愧於說我寫詩,我不會寫,所有文字都是抄來的,我只是慢慢經驗那些文字。
 這是首寫給自己的作品,全首的「你」也是我,「我」就是你,批判予不同時序的自己。<你真的得去克爾斯了>完成後朋友看過最大的疑問就是,「克爾斯?在哪裡?」,乙鯨還非常認真的查找各國翻譯試圖找這辭的原文(笑),但這也是我取這題目的初衷啊!這是一個我也不知道但將要去的地方、這也是一個地圖上查找不到的遠方。
 希望讀者除了看到文字,我更欣喜於能夠互動--害讀者想知道、進而查找那是哪裡?沒錯,我也想知道。
 起初的題目不是這個,<你真的得去克爾斯了>是抄來的,我記得這段文字(或這段類似的文字)出自於赫拉巴爾《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中的一句無關緊要的對話,印象中是主角和情人在火車上道別的囈語,儘管我後來也找不太到了。
 
 總而言之,這是一首行動詩(自以為)。
  
 
<你真的得去克爾斯了> 文/楚狂
 
(一)
房間仍是我們打翻的聲音
你並不在裡面,牆壁壓縮
我的影子被四個方向拉開
撕裂聲在我夢見未來時
獨自發聲
音域偏低
 
你小心翼翼避開那些碎片
對門把比了個噤聲
天微微正亮著
細小光線從四面
破損的牆交織成蛛網
吊起房間
 
都不在裡面了 你
叫我試著舔檸檬
說會流出果汁的孔
可以餵養荒漠,替代綠洲
替代廢棄與淪陷
新的根部 在土壤底招手
 
我把整顆檸檬都吃了
酸澀的心臟和想
蒸發更多沙礫
取消碎片,使聲音
只剩腳印
 
(二)
房間仍是你打翻的聲音
刻意我挑選無人的時候
回來,不可避免
會長成一顆盆栽
 
植被的影子充滿漏洞
日晷在裡面滴答
累積一直未回覆的投信
終有某日你會知道
為了包裝「好嗎」讓你裁開
我已失去所有創意
 
我挑準你登機的最後期限,回來
黃昏對著盆栽插花
其餘凋謝了在白瓷磚
是寂靜的燈
當我 或你
踩破那些早晨
 
不知道打翻了什麼
聲音吹脹著四壁
鼓起來了,我能不能
翻譯為「孤寂」?
 
待會我離開
將溫度鎖上,喀擦
盆栽繼續老化
 
(三)
房間仍是我打翻的聲音
 
我以為草原能夠栽種
農人精算每盞路燈
在田埂邊界
著色所有角落
完成永晝
 
但那是連綿的光害
蕈狀雲擴散
秘密顯著:
「時間如此豐腴
 我們快樂地荒廢。」
 
每株草芥都會發音
會有人
試著搬動梯子
彎腰細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