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請了三天假,偷得十天的假期,
上海、蘇杭、長沙、岳陽、株洲、深圳,

01.jpg
機場電信業務一直宣傳網卡可以便捷翻牆,
一小時間我來回走了兩次,問了兩次,
下定決心不買網卡,讓FB和line全然被阻擋在海峽這邊,
隔絕我的同溫層。
 
一個人亂走,貪婪的想要吞噬所有景物和人事,試圖當純粹的旁觀者,
好像有很多故事,
但又好像沒有。
 
每個城市都很現代化,地鐵來來去去牢牢銬住這些城市,
在每個地方,各有趣事、蠢事、荒誕事,
以及一直在預防騙子、扒手,做過許多設想和預演。
登陸上海後已將近午夜,做最後一班地鐵在外灘南北亂走,
 
紙醉金迷,繁華落盡。
 
不知道為什麼,
那些壅擠的人們、歡笑的語言、雀躍的相片定格、恆星般徹亮的街道商業樓房,
我腦中頓時浮現的只有這句話。
 
十天,不,八天來去,
有一些話,有一些硬擠的想法,
但更多的反而是,無感。
這幾天想到什麼,再寫看看吧。
 
先好好面對明天要上班這件現實的殘虐。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