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唸你如每場日出 / 楚狂



(第一次)
本來想寫點什麼焦點好讓你懷疑
就像武俠小說一貫的情節
劍尖勉強連結他們
每個對峙的蒙太奇都是臉

你昨天突然問我:「他是好人嗎?」
我知道你不看驚悚片不看警匪片
不看血漿亂噴攝影機
一向對結局都很有意見
所以知道究竟是誰錯了又怎樣

(第二次)
開始落紅了
每個月初都要結帳
  月底床單漸漸有了魚腥味
又開始落虹了
  月中─

但月中我就失去你了
落英紅騙了房宅的秋天
但月中不到,你突然吻我說:
「他敗了,然後就死了。」

(第三次)
這天突然想為你做點什麼
我把小說撕入碎紙堆
但是留了張書皮

自從他死了以後
我想看看你的嘴唇
然後換我吻你

(第四次)
依稀記得你笑著離開
我的心臟病也剛好還魂
好恨那件深冬不曾穿過的毛衣
  和那本書

藥罐是書籤
悶死在小說夾縫裡
連續三個晚上你背對著我
為了畫一符封印

(第五次)
可能是因為那次我那個來了
你吻我前開始喜歡先塗口紅
不該睡的 唉 那晚

你把封印畫在僅存的封面
你把冷掉的血(想是熬夜擠的)
放在鍵盤上插了吸管…可是呀
我喜歡喝熱的你不知道嗎
看到了你的紙條:「他為什麼不拔劍?」

(第六次)
他看著他,豁地!劍尖抖落成腕腕劍花,可是,他讓劍嘯在劍鞘,
不動。他停步,不進擊了。但是有血,亦或是楓紅?
飄落到湖面上盪漾,沒有人動,他和他心中都有了定數,
勝負…。

(第七次)
早上翹課我看了一部很爛的韓劇
不再看武俠小說了
從此,我關了電視螢幕
數著鏡面反射的人影

你該知道吧
其實我也想為他哭泣
更不想讓你看見醜陋的房間
不該回答的,你知道嗎

或許你知道我不知道底問的答
可是我知道其實他真的死了
「他真的該死。」


        95/12/22


永遠有更精準的射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