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顆蘋果  /  楚狂


在車站睡醒,旁邊的身影有點眼熟,我
輕拍他的肩膀,他說:
「你還欠我一百塊沒還。」
沒有這個打算傾倒錢包,硬幣筐筐落在他
腳邊,我一把搶過來,換我說:
「等一下要把奠儀給我
最後一個死掉的蘋果。」
帳戶昨晚倒數計時,瀕臨絕種以後,
某個清晨有煙火可以看嗎?

我們一起旅行,在衣索比亞,你說
要關懷難民所以必須留下來,
賦別以前我以為賦別就是
你喚住我,我就哭了,你說:
「你欠我一百塊趕快還。」


      96/2/11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