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致詩以我的偷腥 / 楚狂






      我寧可做一隻演化的蝌蚪,暫且觀望並忍耐一個春天
                             ─楊牧

依然
記得腳印的位置
也 憶起某日雨後水流的落差
:有人在瀑布邊練劍,是位早晨,
 你,只練挑和盪的走步。
「太阿為何倒持?」我探前「因為要等待就要不斷對氣球充氣
吧?」
誰詫異於誰精確的誤讀,我
叫你用那把劍刺穿記憶中的我的
每只步伐每道水痕至於每把劍

「你有打過電玩嗎?知道為什麼射擊動作電動經常無法看見自己?」
喔我也是男人在床上的祭品
更是你的了,我的情婦
我就是你腹裡的那具十字架
放置哪裡似乎又都錯了
在Tan或Cot交互並列
擁擠卻無從相觸的夾縫裡
該如何捲曲自己到美
與真 以及
痛 的三角關係中
許多交會點的最大值呢

你是蔓,藤原是我
然而我卻絕非故意偶然地
經常重複
經常簽名訓練過度
經常抬頭驚瞥新生的閃電
並幻想 自己也是超人


    96/4/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