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磁鐵 / 楚狂



我們同時出現在沒有星星的天空
彼此摸索並游走身體的邊緣
甚至於某次情感太過激烈的誤觸
某次,失足,有人終於跌落谷中

想像著磁鐵
那我們曾經唯一共同過的身體
終於被拋落谷底,分裂以及
趨近於完美變態的碎片
你曾想縫合他們
以為每塊都是重圓的可能
我笑了,笑得有點嘲諷
因為如今我也想如是解救

你該面對而我該失去的
像一根探針以摩斯電碼的初速度
不斷撞擊我們最想逃離的私處
痛楚,早就不存在了
唯有等待撕裂,並審判
每筆血管和脈搏最圓心的紋理

才能到達最後的鑰匙孔
像一個受難的騎士
從舉槍刺倒第一個對手開始
到一百甚至一千,越加
盲目的距離
直到最後了最後了
最後的鑰匙孔,他,
受難的騎士取出然後像水
蒸氣般地逐次消滅在上昇之中

所有被殺和等著被殺的敵人
看著他在最後的鑰匙前面毀滅
最後的一場該要發生的爭戰
卻平靜地,毀滅,我們的磁鐵



         96/04/2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