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衛者 / 楚狂



  在每一個當代都有可能在少數人的言語行為中看到與當代大眾性相左的變態。有時是一個個體,或一個群體,無論多寡,他們在世界中仍屬少數,這便是「前衛者」。
  這(這群)變態在當代性眼中他們可能是叛逆者、毀滅者、乃至上帝遺棄者或惡魔附身者。因此「前衛者」具有絕對的痛苦,有些或壓抑或毀滅,他們的結局是一套內定的結局─被世界殘忍地撕裂。蓋因他們能看到平常人以外的地方,他們能發現宇宙以及它的宏大(或許有時只能窺探衣角而已)如此簡單的原理卻又有多少人真正確信並時時仰望:「呀!宇宙真的很大!」
  「前衛者」是當代的領導者亦是當代的滅亡者─儘管如此,每一個或數個當代仍有前衛者前仆後繼的出現,只因為他們以為世界的眼睛該是越加清朗地,能夠看到我們才對。然而常人的步伐往往是詭異的,他們的腳不屬於他們的自我意志。

  人類創造了宗教,及其一切,無論天堂、地獄、善惡乃至於上帝和神祇,種種云云皆是無中生有。真正的上帝便是「自然」(nature),祂已存在於每一個人心中,每人生來就伴隨著上帝誕生,何以之後反而會相信其餘人類所虛構的神意?這就是多數的愚昧性使然,導致世界之真相在一大段時間中被少數神意所矇蔽。教徒以為宇宙之偉大秩序有幕後主宰─上帝,就是古今中外人類對「自然上帝」的曲解,只得將如此偉大具規律的事件歸於抽象的母體,這也是人類為了掩飾愚昧與自卑所創造的「假真相」。
  上帝之存在並非世界「自然」的造物主,祂就是自然,自然就是祂,所以毋需崇拜,上帝僅為個人信仰之最終目標,而「信仰」與「崇拜」是不應互存的兩個數,當此兩者同時混入明鏡,將導致飄邈不定近乎無常的最純淨表現─「信仰」,被「崇拜」所掩蓋,甚至那許僅存的一絲自然因子也會全部變異為「崇拜」。這時,主體之上帝已然變質,就隨者「崇拜」而創造出虛構的目光所及,之後再去感惑其他愚人,便成如今之世界大致形態。予不否認耶穌等宗教開拓者之特性,然而此特性僅只是前文所敘述之「前衛者」所具備之特性,以及當代與未來之延續所必須產生的過程而已,他們發現了心中的「自然」,然而卻因為聰慧不足,以及後人追奉者之愚昧,原先應是寬廣的領悟地域被逐漸窄化,所謂先知(即是「前衛者」),應該只為來者開一可能之途徑,成一啟發者,但宗教始者除悉達多尚保留「自然精神」外,餘者悟性不夠,僅只頓悟心中「自然」之可能,未了解「前衛者」地位之意義,實乃世界之憾。而悉達多、默罕莫德後亦無後繼,是以靈性(自然)之信仰,就漸漸的淪落為崇拜了。


       96/05/12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