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寫作文的過程 / 楚狂


我又夢見他忘了在尿
尿後拉上褲帶
為此我
哭了一片烏雲的清晨

有人敲門
說:「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我,
包括裸體和烏雲。」
我打了自己一響巴掌

證明我還在作夢
以後還要繼續招領失
掉的褲帶、腰圍、哼著一首歌
都有線索和糾纏的線頭

我敲窗回應門外咆嘯不停的
我以一種
不為人知的顫抖的頻率、節奏
提醒我還在作夢



       96/08/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