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  文/楚狂


  我有一座牧場,養了很多頭羊身人面的動物,俱是我的子嗣,面孔樣貌與我極像。都在一片盎綠平整的草坪中跳躍,偶有些淺淺的洞窟和樸灰的石頭,也無礙他們嬉戲。
  某次我外出長久的時間後,歸返。卻看見另批羊群滿佔,有些似乎是第一代羊群的後裔,另些的面孔我卻全然陌生,已非我的投影或者複製。我所熟悉、得以辨識的第一代羊群,竟只剩餘一隻而已。原來牧場不知何時收養了一隻老虎,其他我的小孩悉數被其吞嚥,一天一隻的消失,沒有悲鳴和掙扎;沒有選擇和逃亡,只剩一隻孤零零地捲曲幽黯洞窟底,時而探頭張望又迅速縮回。
  牧場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開始對外開放,為了吸引遊客來往而將《少年PI》片中那隻眾萬人喜愛的老虎引入,儘管每晨均血淋淋大口吞嚥我的子嗣-羊身人面四蹄動物-觀眾和遊客也不以為意,弒殺暴虐情節相對映周圍人們臉上笑靨、手捧各式零食的觀賞。畢竟老虎牠太有名了,且受人喜愛和注目。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不需要任何憐憫。
  我趨前,手舉利刃刺入撒嬌在觀眾懷裡的老虎,全場人獸動作一律暫停,不可思議般驚呼和訝異中,我一再抽出更一再刺入,老虎哀鳴掙扎,渾身鮮血烏黑滾熱,我也是不斷重複地刺穿牠。沒有停歇和遲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