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文/楚狂



1.
火龍果
你經常忘記回家
微醺的你知道嗎
我又加了一道鎖

把軟軟的天空鎖在外頭
把一片綠茵一朵蘑菇趕走
終日敲門敲門的驟雨颼颼

2.
火龍果
你的刺會滋長
還記得嗎
我是紅石榴
我們如此相像
都滿懷心事

3.
他們都錯了
你都說謊
你真的
真的是我的戀人呵

4.
與巧克力
你和誰一起曬星子呢
火龍果
或許你會更適合的
與蜂蜜
晶瑩了起來

4.
其實
其實我

我還是

5.
看不到你
也好
我揣摩太多遇見的
笑笑笑笑笑笑容
已面目全非

6.
你怎麼還有鑰匙呢
親愛的火龍果
其實你早就
長大後的榴槤了吧

  102.11.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蘇文熟
  • 這首詩用了水果當符徵,
    即以彼此之間的相似/異性,
    來傳達或近或遠的距離感。

    當把對方隔開的同時,
    也把許多的東西──天空、綠茵、磨菇,
    一併阻絕在外了。
    因此這個對方,對詩主角而言,
    也是一種世界的存在。
    這種感覺是令人焦灼的,
    如驟雨每日每日不斷不斷地敲門。
    敲門。不論誰都很難不被這個世界吞噬。

    也曾如此認定有著相似的內裏,
    因此這種認定是發自骨子裏的。
    但有可能是自己的誤信,
    也有可能是他們專注於表象,
    而那個對方也因之無所適從。

    即使把對方隔開了,
    還是在意著對方,
    想著是甚麼圍繞在他的身邊,
    適不適合他呢?

    其實
    其實我

    賦涵了多種的想像。
    有可能是覺得,還是應該由自己
    陪伴他的;
    也可能只是,想像著對方的狀況而覺得安心,
    卻醒神才發現真實是如何已不可能知道了。

    然而,對方卻仍是可以,
    有著一把變形的鑰匙般,
    在某一天輕鬆地再進入了自己的內心,
    世界又再全然地湧進了。

    其實

    再多的其實,也是自己的解釋了。
    一種自己給予自己的安慰。

    以上,是這首詩帶給我的感覺。
  • 感謝肉。
    最厭惡自我介紹但最喜歡聽人誇獎真的是無從避免的劣根性XD

    楚狂 於 2013/11/04 23:13 回覆

  • 訪客
  • 我不否認我剛看的時候沒甚麼感覺。因為我很弱吧。但是po出回應後,我看著自己所寫的,和你的詩,頓覺感動。所以是我沒有進入,才沒有感覺。
    然後榴槤,我是覺得換成別的類似有刺的好像都可以。因為詩裡面的「其實」給我的感覺,都只是自己給自己的安慰。
  • 如月
  • 我真的很喜歡這篇喔。

    說真的,我覺得你的風格有在變,真是喜憂參半啊......

    還是加油吧,就像變形蟲一樣吧,我想沒什麼是需要被誰約束或規劃的,譬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