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雪裡深深的劍> 文/楚狂

「蜻蜓曾撕裂一座湖
湖痊癒後看起來沒事
我很好,湖説
你還可以再來。」

1.輕輕
薄荷不止一次地長高
微微涼意你
仍然堆起了雪人
你看相片都是擁抱
看著那人
堆曡出新的我
在你脈搏間乾燥
成為一枚過河的卒子

2、雪裡
不只是白色
你有更多話還等待
餵食我們的距離發泡
你以為突然是感冒
从毛孔病變
卻又那麼正常

卻又那麼正常
同樣的角落同個時間
一同端詳雪的
紋理裡綻開
新的白色

3.深深的
洗髮掉落的
刮鬍子掉落的
説話呼吸掉落的
字,定時清掃那些過多
過多意義都不能太久

雪跑快點就菸灰了
噴嚏的意思
吸附鼻腔內壁
我們會突然
想起燃燒
很深很深的各自

4.劍
很深很深的
你會記得房間嗎
你會給我嗎看我
和房間走出去嗎
(再追上來)
走路像一隻秧
(看我)順道放牧

窗外慢慢的過
我想我們就要到了

102.12.18


-------

我也要小心捧起你的負傷和嬌柔如掬一掌還願留下的泉水
表面張力輕顫我知道這多麽平常你會在意會不在意我都浸濕

-------

你的氣息从我細孔間隙湧出如檀香攝人會有多少的你是真?雨響到處,沒有太多人看清只是聽見聽見就是聽見了你説好嗎?所有毛囊所有髮線徐徐自水漥顫抖地與滴答相銜然後柔軟的花將向陽向陽向陽———就算星球大爆炸光還是到達面前流傳著的那膩稱為。光年

-------

想像一幅靜謐柔美之素描我們在畫裡堆著沙堡陽光到浪尖與鹽一起撫摸我們頰上汗水像水銀。
偶爾看見對方明晃晃眼光也有浪濤的聲音妳看我時都在,再再端詳那似乎不想堆夠的沙雕恍若被切開太久了拼圖細節。
我們需要隨時提醒對方小心與溫柔,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不知道將被捏塑成何種模樣。
只是安靜底一塊一塊堆疊那些感覺。
然而妳的我的我們的就這樣沉溺在有如羅丹沉穩及畢卡索自由的暫停時光裡。
誰也不想先吹破就這樣繼續飄著妳說了,輕

-------

ㄒ一直煮我一直餵我一直吃
ㄒ:「你簡直是ㄓ—ㄓㄨ—。」
俺:「不是吧!

我明明是網。
我想當網;像接繩結那種。」

-------

ㄒ説:
它不想寫詩
它只是想要個蓋子
給我好好滾紅豆
不准再焦了!!!!!

-------

ㄒ說:好餓!!!!!!!!!!!!!!!!!!!!
咱家:我知道那邊有一家不錯的四神湯。
(ㄒ畫菜單,我在寫文。)
咱家:妳怎麼不點米粉湯?
ㄒ說:不是來吃四神湯的嗎?
咱家:喔...對。

(ㄒ開始"歡"怨四神湯不好吃我沒吃飽可是我不想去別家了。
經過一家攤店。)
咱家:咦?四神湯?......欸跟妳說,這家才是"不錯的四神湯"。
ㄒ說:靠夭!那剛剛那家是什麼!!!
咱家:剛剛那家是賣米粉湯的......可是他米粉湯也很好吃喔~

嗯嗯嗯,一晚要喝好幾碗湯,有益身心健康,排便順暢。

-------

ㄒ:我覺得我還蠻容易被騙的…
俺:不要太容易被騙走就好。
(猛盯俺看)
俺:不過一輩子也難得有聰明一次啦!
ㄒ:才一次喔!
俺:廢話!不然是想挑幾次對象啦!
ㄒ:(噴飯)
俺:起碼看妳現在的眼光,至少還算聰明~(閃閃發光貌)
ㄒ:嗯…瞎貓總會碰上死耗子的。

-------

你的聲音細細就像所有可視或不可視的微光我都知道也還在乎,對與錯背部都有相異的影子我已經無法分辨真偽,只是悄悄的度過相信你還願意頷首我們同時莞爾

-------

ㄒ:你能不能不要什麼都無所謂?
ㄨ:我在乎寫作和你,其餘都不重要。
ㄒ:除我之外,你能不能多專注在周圍更遠的事情上?
ㄨ:…………不太可能。
ㄒ:為什麼?
ㄨ:整個世界因你才開始延伸,你是我宇宙的細節,更是起源,觸目皆是抹糊你邊緣後的殘影。
ㄒ:強辭奪理!

(顯示為免疫,MISS!)

-------

:俺老闆姓王,小老闆姓謝。
:哇~所以你就是堂前燕嘛!
:沒這回事喔,我覺得我以前是門檻,自從我遞辭呈後,就升格成石獅子了。
ㄒ:以我對你悲催程度的了解,你應該是石獅子腳下的氣球。
 
 嗯,那我可以拒絕繼續被充氣嗎QQQQ

-------

ㄨ:這粽子請你吃。
小盆友:哇!上司對工讀生真好!你怎麼知道我端午節沒吃到粽子!?(淚眼汪汪貌)
ㄨ:啥毁?我只是想告訴妳這是ㄒ包的哦。
小盆友:…………你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放閃喔……。
(五分鐘)
.
小盆友:好~好~吃哦!!!ㄒ好賢慧、好好哦!
ㄨ:對呀!羨慕吧?
小盆友:好好哦QQQ
ㄨ:想要嗎?才不會讓給你咧!!!XD
小盆友:…………我男友也會煮飯。(死不認輸)

-------

場景:某小吃店
ㄨ:我想吃豆腐。
ㄒ:(瞪!)
ㄨ:(感到殺氣)…我説……幫我點豆腐。
ㄒ:這裡沒有豆腐。
ㄨ:啥?那我……改點臭豆腐總行了吧。
ㄒ:(猛抬頭瞪)你想死嗎!這裡哪來臭豆腐!!!
ㄨ:!?外面不是寫“紅豆腐專賣店”嗎!?我不要辣,謝謝~
ㄒ:………………((╯‵□′)╯︵┻━┻ )
.
.
動作:ㄒ撈起一塊肥肉,抓了一把油。
ㄒ:你好像越來越胖了哦。
ㄨ:是哦。
ㄒ:平常也沒見你吃多,到底怎麼了?
ㄨ:大概是因為我是讀書人吧!
ㄒ:(瞪)闢咧!是你自己問題,整天坐著還敢牽拖讀書人!?
ㄨ:哪有,這是先賢説的耶。
ㄒ:?
ㄨ:宋真宗説:“書中自有千鍾粟”,書讀越多吃越多,不胖不行吶!
ㄒ:那我的黃金屋哪時候吐出來啊?
ㄨ:…………Σ(っ °Д °;)っ
.
.
嗯,本日比分一勝一負,明天再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