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把自己折成一小塊紗布 / 楚狂


比那些書頁折角更孤寂
彷彿螺帽或胎紋都不忘
滾動,被後照鏡漸次磨平
有人因此掏出藍色粉筆
說要將記憶加上頁數
記號是為了更能奢侈的 忘記

你要如何揣摩一片檸檬的去向?
從酸裡面抽出了酸
從培養皿植入新的燈泡
把青澀果皮曬成堅韌
我們都在找藉口停止傷疤
使用過類似的比例

或者只是抄襲來的痛楚
你質疑
傷疤擴散不止
手持紅色提琴看電影
溫習上部影集沿途的街景
著色那些擱放過期的霧

(時鐘可能還在憂慮:
 如果字幕不構成譬喻
 再整潔的配樂也無法留住僅存的
 片尾曲微笑,若現若隱)

終於在鏡子對面看見你
只隔一條通往門鎖的馬路
你 和你一起閃躲的張望
就像那些即將橫越的警笛
鳴響在我划出分隔島前
哨音三長兩短 

時有間歇,我想 
我可以把自己折成一小塊紗布
然後填補
你藏在指縫正龜裂著的
一小塊皮膚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