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很喜歡守歲。
 

 

 
 國中以前我們都被要求「小孩子不能夠熬夜!」「九點前就要睡覺了。」我國小時還會趁大人們在客廳看電視時,偷偷溜出來,躲在走廊上偷窺電視的餘光,我以為那便可以偷偷撿拾一些夜晚,有時候會不慎坐在走廊邊睡著...隔天被罵個半死。
 總之,「熬夜」、「晚睡」是大人們獨享的特權,是我延長我娛樂生活的奢侈,但其實我也不知道晚睡要做什麼,就是睜大著眼睛,叫自己不能睡,睡著就又是明天了。
 守歲對我來說,就是一年一度的嘉年華。這天可以名正言順的享受「大人的特權」,當父母相繼撐不住要去睡時,我都會說:「去吧,我們要守歲~」心裡竊喜:嘿嘿,我終於比你們還晚了!就算被嫌在房間和我弟的吆喝聲太吵,我們就會把戰場拉到家門口去,仍堅持享受「晚睡」光陰。
 我和我弟可能只是玩很無聊的遊戲,我們玩兩人減紅點、玩兩人二十一點、玩兩人橋牌等等...只是為了,試圖落實填滿那個夜晚每個珍貴的時間。
 直到我上大學、研究所,甚至工作後,當我發現每天的時間已經不夠用,夜晚如此之短,我只能盡量壓榨24小時完成我手上的事務,睡眠已成揮霍時間的奢侈時,我多想能夠取消「熬夜」、「晚睡」像那些可以關掉的電燈開關,好好的、完整的、爽爽的,享受一場充足的長眠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