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栽 / 楚狂




最燦爛的晨曦─
戰鼓突起、雲眾包圍屋簷、
驟雨無警笛發射、狂風是多餘的舞者

驚見第三個倒影
我想起了窗外的盆栽:
(也許是上個初夏的選購
 但遲至我們擁抱過彼此的體溫以後
 才逐次植入彩色的蛋殼
 期待雙眼睜開前就存在的啼鳴)

第三個舞者他沒有七竅
黏膩長髮柳條般敝體
抱著笑聲和多愁的辭典
無需腳印卻能侵占我的屋簷
傾巢所有蹲踞在屋簷下
那被稱做信任和存在
才剛破出一兩盞螢光的盆栽

喔這真是多麼不公平!

吼叫著以最癲狂的敏捷和欲望,我
要守護僅存的蛋殼與盆栽免受凌遲
兩個箭步、我已到達窗前
旋開它私密的鈕扣、正往外推─
我還是撞上了 永遠
杵立著絲毫不見動搖的落地窗

親眼目睹我的磅礡迅速滅亡
 與叢叢逐步植下的七彩蛋殼
終於頓悟在我們每次擁抱裡
那道蠢蠢欲動的狹縫究竟藏有什麼
再隔著落地窗我了然火燄粉碎的速率
竟然可以回到了零


       97/05/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