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一)  文/楚狂


  先是,排很長隊伍的自助餐,每個人的臉都模糊如蛋餅皮,端著餐盤等待前進夾取某種存在個人獨特性癖好的食物,但速度十分緩慢,並且寂靜的令人毛孔大開般詭異。我記得我拿了幾根青菜、洋蔥蛋、一條煎魚。對於那條佔據整個免洗盤大小的煎魚,我印象太深刻了:已混濁固體化的眼球凸起、魚尾有些燒焦而微捲泛黑、魚身是感覺極為脆口的金黃色。
  最後將餐盤放在電子秤重機上,老闆是個臃腫矮胖的中年阿婆,穿著點點黃碎花白色大洋裝,但是白色長裙可能已被油漬噴灑太多而灰黃油膩。而她的丈夫老闆正在她右側那個廚房入口後面大鍋炒著甚麼,我還能夠聽到零碎響亮的金屬碰撞聲。
  老闆娘檢點我拿了些啥,說可以打折總共56元而已,並且指了指我身後亂堆起來有兩個人高如同夜市衣服大拍賣的書,說:「拿一本吧!我送你。」我趨前一看才知道竟然是一本本的詩集,但是封面、封底、書側都被黑色壁紙貼死,無從得知我拿了什麼(一種另類的抽獎?)。結帳後老闆娘右手一握左手一撕地扯開封套,竟是波特萊爾!
我猶豫片刻,卻厚顏無恥的問說:「老闆我不喜歡波特萊爾,可不可以換別的?」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