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 / 楚狂




手指緊貼在窗戶上
這太久無人擦拭的入口
然後垂直滑下
刺痛的聲音有些跳動,及
指尖的塵穢
感受著牠 「難道我錯了嗎?」

真的不會有人知道,誰
還願意等到筆芯不再斷的那一刻
才刻好一豎完整的筆劃
何況牠可能或傾或斜
就像陽光以前的下雨
針似的   很冷

「如果在沙漏當機的時候,
 你也能看著我就好了。」
於是我這樣想著…

有異於目瞳撞擊的言語
我們喜歡捉迷藏的魚
牠正分娩 陣痛 誕生
正如我側身才能擁吻地你的消息
一尾深海的魚
海之晦暗 魚之眼盲
該如何傾聽牠的啼哭呢

而,如果深是你 盲是我
就請讓我簡單地把鏡頭的插座吃掉
快轉     背景
假裝模糊牠的存在
趕在雨停以後 語斷以前
悄悄游進你美麗的影子裡
產卵


       97/01/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