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投名狀》看領導兼部屬的困境>  文/楚狂


  茲先略介本片的來去,《投名狀》改編自清末疑案「刺馬案」,1973年曾由張徹導過同名電影。而「刺馬案」之所以成為疑案,便因為其審案的過程撲朔迷離,甚至最後竟以「尚屬可信」結案,因此除了官方的案因以外,之後也相繼出現了許多民間傳聞,使刺馬案更加成為家喻戶曉的傳奇故事。而本片正是取材其中兩個傳聞:政治陰謀論和奪妻殺弟論作為編劇的題材。
  蓋本片中,三大主角中最顯著的就是大哥龐青雲了,故事由他開始也由他被刺殺而結束,雖全片是由姜午陽作旁白,然而主軸也是環繞著龐青雲進行的。因此說此片的主要角色就是龐青雲也不為過。
  而龐青雲從在片初是個一無所有的敗軍之將,到後來被趙二虎等收留,進而成為二虎、午陽這批土匪的頭頭,此時,龐青雲再度恢復其領袖地位。然而青雲看到這批土匪始終不可能成為氣候,也無法為自己的成功鋪路,遂建議眾人結夥投官,取得一個小將的地位,但龐青雲的山字營卻要受制於何魁的部隊,前者攻城後者接防,此時的龐青雲除了是他山字營的領軍,更是大清朝的部屬,何魁的同事,其除了身為領導以外,尚兼部屬。所以本文便試著從龐青雲身上找尋一個同時身為領導和部屬所面對的困境。

  一個領導者,其號令不止要讓部下心服,恩威並重,使他們沒有怨言,沒有僥倖;也要將自己的思想確實的傳遞給部下,使他們了然一心,因團結而成為一個無堅不摧的團體,成為自己的助力,如此才能讓整個團隊貫徹領導者的指揮,順著策略的方向前進而不會偏頗。鄙意認為劇中的龐青雲之所以失敗,最主要原因即此反面。
  起初青雲有二虎、午陽兩位同甘共苦的患難兄弟,也有村莊帶出來最早的二百人,這些人都是打從心底支持龐青雲的部屬,更是龐青雲的老班底,最重要者,乃是時日一久,這些人勢必成為龐青雲的死士,此從三處可見,第一,是在進攻舒城的時候,龐青雲孤軍攻擊太平軍的火炮營,在將被火炮炸的瞬間,有士兵為了保全將軍,不顧身亡擋在火炮前面。第二,即山字營攻陷杭州後,青雲欲處決兩名姦淫民女的士兵時,當姜午陽問說:「你們的命是誰的?」士兵即肅然回答:「大哥的!」。第三,就是在克復蘇州前後,龐青雲不斷為兄弟吃飽穿暖著想,可知其人也是愛兵如子的好將官,所以也容易博得部下的好感,他們必然會認為將軍是體恤照顧我們的。
  從上述可知道龐青雲這個「大哥」對他們而言,已經不是與趙二虎、姜午陽這兩人的結義關係而已,而是整個山字營的「大哥」,整支軍隊實質上和精神上的首腦。所以龐青雲只要善加利用這支軍隊,無論究竟其野心多大,意欲何處,都有絕對效忠的虎狼之師作為後盾。
  但龐青雲顯然不知道控制自己的行為,好達到一個領導者應有的風範。最明顯者,就是最後導致兄弟三人決裂的起點─女主角蓮生。片初龐青雲因戰敗而心灰喪志,然而遇到了蓮生讓他得以重生,可是蓮生卻是之後他的二弟趙二虎的髮妻,這種弔詭的巧合令知情的兩人和隱隱約約知悉的二虎之間產生了隔閡,這隔閡也隨著故事的發展逐漸加深,最終導致了這起悲劇的結局。
  雖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偉大的女人」,但兒女私情卻更容易葬送彼此的情誼,父子仇恨,兄弟相殘,古往今來不斷覆轍。觀《三國演義》中王允和貂蟬便是利用這種手法,離間董卓和呂布這對父子的關係,最後讓呂布手刃董卓,完成了美人計。雖說蓮生在龐青雲和趙二虎之間沒有陰謀詭計,但她的難以取捨以及龐青雲的揮之不去使得兩人的結局不可能走向樂觀。從姜午陽發現大哥要殺二哥,而來找蓮生欲將其殺之時,蓮生說:「你見過這麼好看的紗簾嗎?我都十幾年沒見過這麼好看的紗簾了,我昨天在舖裡還看見一個紅色的,我想要綠的,也想要紅的,我問二虎怎麼辦呢?二虎說:『今年綠的,明年紅的。』」可以知道,紅的綠的她都喜歡,她也都想要得到,這是否也表示著蓮生的心裡所想的:「青雲和二虎我都喜歡,我都想要得到。」呢?
  女方固然如此搖擺,而深陷泥沼的龐青雲也如是。龐青雲隨著午陽到二虎的山寨裡,看到了朝思暮想的蓮生,從兩人在洞裡青雲對蓮生反覆的說:「既然跑了,何必再回來呢?」其語後的涵義,可能就是:「既然走了,何必再回來讓我再看見妳呢?」龐青雲內心的掙扎是可想而知的,他既不想因為這段邂逅就放棄他的「夢想」,這從山字營從舒城回來,龐青雲為了避免見到蓮生而獨自睡在村外,可知實際上他是想要了卻這段感情,然而他卻又走入了和蓮生第一次發生關係的破屋過夜,也正表示了他又拋不開對這翩翩佳人的思愁。就一個領導者來說,龐青雲在這時候的果斷是必須的,蓮生雖然對二虎不滿屢次逃家,畢竟還是兄弟的髮妻,這種不倫的關係一旦曝光了,將令兄弟反目,朋友仇視,更甚眾叛親離,龐青雲將離他的「夢想」更遠了。
  明末流寇闖王李自成攻陷北京之後,不顧李岩、宋獻策的建議,強納當時的山海關總兵吳三桂的妻子陳圓圓為妾,最終導致吳三桂有名的「怒法一冠爲紅顏」,引清兵入關,徹底改變了當時的天下大勢。郭沫若為這種種就是因為李自成志得意滿,更以為大順軍竟然毀滅的堂堂大明朝,天下地上唯我獨尊,任意妄為才導致最終潰敗的局面。 而一連串的勝利而使得龐青雲的戒心逐漸瓦解,遂直接明目張膽的和蓮生幽會,以至於後來被姜午陽撞見,甚至我認為趙二虎早就略知一二,不然不會在山字營圍攻蘇州時,看到蓮生的時候表情古怪。所以龐青雲身為一個領導者,沒有認識到這種不倫的關係所必須承擔的後果,於是放縱自己的行為,和弟媳偷腥,該如何讓兄弟對自己產生信任呢?這就是兄弟離心的開始也是關鍵。
  因此,龐青雲也不懂得如何取信於他的兄弟。雖然他想藉由這些人讓他完成他的「夢想」,無論是升官發財還是造福百姓也好,趙二虎等人都是龐青雲的棋子,而若不能讓這些棋子對領導者產生信任,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些棋子必將無法使用的淋漓盡致。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龐青雲沒有(亦或不善長?)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表達給部屬知道,部屬也都是人而不是只會聽命上級的機器而已,他們如果不知道長官的意圖,如果心生貳心,領導者就必須得善加安撫,不然一軍之中將無法團結,正如龐青雲告訴趙二虎的:「你給我記住!戰場上只有一個是頭。」
  但實際上他也沒有辦法貫徹這個理論,畢竟從山寨裡面帶出來的人,也都是趙二虎 的同鄉,龐青雲只是靠著能力以及舉薦人的身分,取得了領導的地位,儘管前文有言龐青 雲的「大哥」形象已然豎成,然而在鄉民心目中,趙二虎的地位還是比較高的,尤其是趙二虎 獨自勸降了蘇州城以後,二虎的威望頓時凌駕在青雲之上了,此從青雲射殺蘇州降兵以後,二虎號召之 下仍有數百人願意跟他返鄉可見一般。因此,這也就成為了三位大人離間兄弟三人關係的導火線,而青雲 顯然也忌憚二虎的號召力,所以吾人認為二虎之死,除了有兒女之情以外,軍隊的控制權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因此針對趙二虎及其鄉民,龐青雲有兩種手段,其一就是收服二虎,使他繼續為自己效命;其二,就如 影片所演義,伏殺二虎,除去這一個軍中異類。而這也是龐青雲身為領導者最大的缺失,他並沒有打 算收服二虎,我認為最大的原因還是在蓮生,從蘇州之圍的前後可以發現兩人的關係已經有所裂痕,前 文已述。而青雲選擇的後者,也是拖泥帶水,猶豫不決,以至於讓午陽發現了端倪,整個計畫就也因此產生了變異。
  
  而身為一個部屬,最要緊的卻是要懂得察言觀色,適時媚上,不然無法升官晉級好說,最慘的是被上 司、被公司當作棄卒利用。雖說良臣擇木而棲,但愚蠢的上司何其多,若無法避免的在其麾下做事,最要 緊的,無非就是明則保身,絕不能讓上司感到自己的威脅,不然兔死狗烹,下場淒慘。
  龐青雲在劇中,最初的失敗,就是敗在自己人手裡,因此龐青雲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向三位大人(疑 為軍機大臣)請戰,其中陳大人可能是看中他的自信,將全部家底一千五百精兵也借給了龐青雲,讓他進攻 舒城。此戰可看見龐青雲的果敢,趙二虎對大哥、二弟的情義,姜午陽的英勇,山字營也不負所託,在舒城 一戰成名。也正因為這八百人(加上後來參戰陳大人的一千多人)能夠擊敗舒城三倍多的敵軍,龐青雲及其 山字營一下子太過鋒芒畢露,使得之後雖然得到陳大人和姜大人的賞識,狄大人卻要讓龐青雲負責攻城,而 讓何魁的魁字營負責接防,正如龐青雲隻後對二虎所說:「安插魁字營,就是為了監視我們。」因此儘管陳 大人如何賞識龐青雲,將自己的家底全部給他指揮,也不得不默認狄大人這個決議。
  也就是因為這樣,龐青雲和他的山字營儘管掃遍大江南北(從舒城到蘇州),都沒有很豐厚的收穫, 以至於才需要抓緊時間搶佔蘇州和南京,奪取功勞,但是這也導致上司和同僚的忌妒,而原本支持青雲的陳 大人也轉向支持另外兩位大人將龐青雲視為「棄子」。很諷刺的是,龐青雲最終的失敗,也是敗在自己人手裡。學者劉子健認為政治遊戲就是我吃肉也不忘讓別人喝湯的互利共生關係 ,而這正是龐青雲所或缺的。誠如陳大人領龐青雲接見慈禧太后前,對他語重心長的說:「你是不是在想,從宮門外走到這兒需要多久啊?年輕時後我頭一次站在宮門外,也是這麼想,可等真的走到這兒,已經是兩鬢斑白,用了整整三十年,可惜啊!走不動啦!」就是在講這官場,是需要長年的累積才有辦法得到的,需要遭遇多少險惡,多少鬥爭呀?但龐青雲一步登天,他懂嗎?




       98/06/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