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嶄新的河邊>

他從遠方還是回來了
回到嶄新的河邊,鬆脫帽帶
懷舊著洗滌腳印

好幾群最後的鱒魚
成隊游了出去
水花濺濕髮尾成香,難以散開

他對濕漉漉的碎石闡述
千里迢迢,肋骨不小心
慢慢吸附越多漣漪:
「你能看見我
  被你侵蝕如沉澱河底的珊瑚史嗎?
  那曾投影在我後方
  如今引領我回來」

未出走前
河岸有一些充滿蛙鳴的浪濤
回憶中的石頭燙得很暖和
水漂敲擊對岸的楊柳
依依漢南地響…

但如今這是最後一個晚上
他忽略了剩下
從遠方正是為了靜坐這裡
河流終於微微側過耳環
用一大片一大片默許的折射
等他浸成病入膏肓的宣紙
濕漉漉地 回去遠方

「把帽帶留給你閒暇時檢閱如髮尾。」
他翻身端詳自己冷僻的影子
折入心事底層
不再洩漏第八種顏色
假裝最擱淺又平凡的彩虹,在水平面
騙取走走停停的稀薄空氣

「其實你只要別害怕,我
 就會走入這些暗流…」
然後他捧起自己
洗了一把臉

全站熱搜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