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的命題(二) / 楚狂


    你捧了一掌花瓣步上我前來,口中銜著的詩句讓她們綻放。當我努力重複你的咒語,才發覺自己流下的,是那花瓣。
                ─<謌>飁霠

我握著只是你的影子
亦或又是我的影子一再飄蕩
在以為有光暈的路燈下
一切只是昨夜的風

今天痛著每次與自己相遇
撫心摸索所有路過的、碰過
美到鏡子最透明的橫切割面
完成卻不完整

喔─我還想要什麼,思探
電車上每幅複空複滿的博愛座、
反覆告別的長髮
認為我們正焚燬所有線索、尋找

那各自真實我們的、最初的肋骨
好像第一撇問句和他的號碼
那敞必須餵養令其不斷
不斷長大的書

有時候只是紀錄裡的兩段章節、兩口
句子甚至兩朵文字
閉闔,是的,只要無聲地闔攏
將會是兩頁間綿亙四季的黃金矩形



       96/08/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楚狂 的頭像
楚狂

多出來的光

楚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